小恒水餃李恒:現金流只能撐3個月,靠外賣生存自救-昆明賢邦科技
  • <tt id="ldxex"></tt>
    1. <cite id="ldxex"></cite>
      <tt id="ldxex"></tt>

          首頁>行業資訊>小恒水餃李恒:現金流只能撐3個月,靠外賣生存自救

          小恒水餃李恒:現金流只能撐3個月,靠外賣生存自救

          來源:原創 時間:2020-02-11 瀏覽次數:699

          燃財經(ID:rancaijing)原創
          作者 | 黎明
          編輯 | 阿倫


          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,工廠生產停產、員工無法復工、企業銷量腰斬,很多企業遭受巨大沖擊。其中,嚴重依賴現金流和供應鏈的餐飲行業,受到的影響尤其劇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小恒水餃創始人李恒對燃財經稱,如果工廠還不能復工,公司賬上的現金最多能再撐三個月。即使工廠正常復工,在關閉堂食的情況下,公司也只能再撐六到八個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疫情讓線下實體店的生意一夜陷入寒冬,讓餐飲行業雪上加霜。很多餐飲企業將目光轉向了線上外賣,試圖抓住線上這根救命稻草。但事實上,從線下轉型線上并非那么容易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李恒說,他關掉了小恒水餃近100家門店的堂食,只保留了外賣,打響外賣保衛戰。在疫情到來之前,小恒水餃的外賣,已經在北京市場占了美團和餓了么65%-70%的餃子市場份額。但即便對于這樣一家線上業務已非常成熟的快餐企業,全力轉型線上依然困難重重。春節疫情期間,小恒水餃的外賣訂單量只有平時的20%,門店處于虧損狀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危機之下,餐飲企業應該怎么辦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2月10日,燃財經舉辦“穿越疫情,創業者需要怎么做?”線上沙龍,正式推出“燃財經創新經濟戰疫計劃”。在線上沙龍的分享環節,賽富投資基金首席合伙人閻焱、智學明德國際領導力中心創始人徐中、小恒水餃創始人兼CEO李恒在社群里進行了主題分享,聊了聊他們對于應對疫情的想法和建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以下是小恒水餃創始人兼CEO李恒在沙龍上的分享內容:

          ◆1

          關掉堂食,銷量腰斬
          面臨現金流斷裂危機

          小恒水餃的大部分直營門店都在北京,目前在北京已開業的有100來家餃子店。我們外賣跟堂食的比例差不多是5:5或4.5:5.5。正常情況下,春節期間大量的人員離京,會導致小恒水餃春節七天假期里,外賣減到平時的20%左右,堂食減到30%左右,加起來占到平時55%-60%的營業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因為這次突如其來的疫情,我們的外賣訂單縮減,堂食被迫全部關閉。大年三十到初三,外賣基本上只有平時的10%-15%,初四以后恢復到了20%,但堂食一直都是關閉的。所以外賣和堂食加起來只有非假期正常時期營業額的20%,只有正常春節期間的三分之一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只保留外賣的情況下,即使回到正常水平,我們的營業額也只有正常營業額的一半或45%。何況現在因為疫情影響,大部分人都沒有返京,所以這對我們的現金流造成了極大的影響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餐飲行業面臨的最大難題,其實不是房租,也不是人工,而是現金流。只要有好的現金流,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,但是一旦現金流斷裂,那就是滅頂之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現金流出問題,隨之而來的就是整體的問題,比如員工工資、總部的房租、上百家門店的房租、素材供應和配送等。

           ◆2
          如果工廠還是無法復工
          現金流可能只能再撐三個月

         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是庫存。我們本來是等著復工來增加現金流的,但如果工廠不能開工。那依然會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壓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小恒水餃是一個餐飲加新零售的企業,我們有前端的餐飲店,也有后端的中央工廠。我們所有的餃子都是標準化的。能開多少門店,門店能賣多少餃子,主要是看后端的供應鏈能力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春節是一個高峰期,我們本來儲備了充足的庫存,一直備到正月初八。因為疫情的原因,我們的復工時間從正月初八一直推到正月17。我們已經做好了正月17復工的準備,但是剛剛接到通知,還是不允許復工,因為我們的工廠在河北,整個工廠還要推遲開工,我們目前最緊急的問題就是門店的庫存能銷多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如果我們繼續怠工下去,中央工廠跟不上,當返京潮來臨的時候,我們的餃子只能供應兩周。我們的工廠本來生產了能供應春節假期一周的餃子,但是因為疫情的到來,工廠沒法復工,所以供應就被切斷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們直營店的主戰場是在北京,如果北京的人口依然回流,我們的現金流周轉起來,雖然是有壓力,但我覺得還是能支撐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做個假設,如果我們的工廠能正常復工,北京的人流還是回流,但是大家都在家辦公,我們在沒有堂食的情況下,只做外賣,再加上如果我們的速凍餃子在天貓、京東、每日優鮮這些平臺上賣的還可以,那我們的現金流還可以支撐六到八個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但是如果工廠不能復工,那意味著我們失去了產能,流通渠道賣不了,我們的門店也斷貨了,這對餐飲企業而言是毀滅性的。按我們現有的現金,可能能撐兩三個月。這是現在整個餐飲行業面臨的最大問題。
          小恒水餃是直營店和加盟店的模式,我們全國范圍內已經簽約了近兩百家加盟店,目前這些店有一大部分已經在運營,還有一部分沒有開業,所以整個經營全部都押在這里邊了。

           3
          不要指望雪中送炭
          要打響企業自衛戰

          在這種情況下,我覺得大家能做的,就是不要指望誰來幫忙,不要指望雪中送炭。能雪中送炭的只有國家,現在國家已經出臺一系列的政策,但是大部分時候企業還是要靠自己。如果企業自己都不想著邁過這道難關,不想著如何自救,那么國家給再好的政策,也都是無能為力的。因為那些都是次要因素,主要因素還是企業本身的自救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作為中小型餐飲企業,我認為還是要看長期的過程,短期只能是大家努力讓企業能夠多活一天,堅持挺過這次疫情。現在很多人不知道疫情什么時候結束,我們先做了兩個月的短期規劃,計劃先打兩個月的戰斗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大多數餐飲企業做的一件事就是嚴格縮減成本,第二是等待政策,但我認為這只能短期止血,長期還是要增加現金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對小恒水餃來說,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外賣。年前疫情發生時,我們緊急成立了疫情應急小組,又叫戰役小組,任務就是要打一場外賣戰。這場外賣戰其實是一場保衛戰,就是怎么能夠讓小恒活下來,然后怎么能夠讓京城的百姓,在物資緊缺的時候,或者疫情不能出門的情況下,吃到比較安心的外賣。這是我們的首要自救措施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小恒水餃的外賣,在北京市場水餃這個品類中占了美團和餓了么65%-70%的市場份額。那么在現在的情況下,我們集中干好一件事,就是做好外賣。原來我們是堂食和外賣兩條腿走路,現在只剩外賣這一條腿,那就是要把外賣做到極致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我覺得如果外賣能回到原來的水平,也就是占到總營業額的45%-50%,那就算是自救成功,因為這能讓小恒水餃的現金流轉起來。第二就是增加品類,我想把小恒變成一個線上便利店,在餃子以外增加包子、蓋飯和其他日用產品,一來確實能解決現在疫情期間大家無法出門的問題,二來可以增加線上現金流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工廠能否復工。在我們2020的計劃中,本來我們今年會去重點推京東、天貓、每日優鮮的渠道,從這個角度疫情其實可能給我們帶來了一些機會。當大部分人都在家辦公,不出去吃飯的時候,我們的速凍品就顯得尤為重要了。但是工廠不能復工,這對我們的影響是非常大的。一旦我們的工廠可以復工,不管是我們的門店,還是京東、天貓、每日優鮮的渠道,這對小恒可能不僅是一種自救,更是一個機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另外就是政策落地的問題。比如地產房租的減免,很多地方都發文了,但很多商場其實還在觀望,具體政策還沒落實,我們也只能干等。比如銀行貸款,政策有幫助企業的一些補貼,但走完整個貸款流程,可能需要至少一兩個月的時間,很多餐飲企業拖不起。

          對于很多以堂食為主的餐飲企業而言,受疫情影響,堂食一關,那整個現金流就相當于斷掉了。但是,作為合作方,我們會想辦法一定首先保障加盟商的利益。

          我們會盡快聯系您,感謝對賢邦產品的支持

          我們會盡快聯系您,感謝對賢邦產品的支持

          黄色电影网站
        1. <tt id="ldxex"></tt>
          1. <cite id="ldxex"></cite>
            <tt id="ldxex"></tt>